搞定学姐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搞定学姐
[上一篇:暴露的故事] [下一篇:做爱啊]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2ee.com 加入收藏夹!

「哎,学姐,学姐,等我一下。」

  赵雨霏刚从图书馆里走出来,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喊声,回头一看,却是她才认识没多久,同是文学系的学妹,王艳。

  「恩?艳艳,找我有事么?」

  赵雨霏笑着问道。

  S大学当然不会只有那么少少的几个美女,相反,在S大学里,漂亮的女孩的数量全不在少数,而王艳就是其中之一。

  王艳人如其名,艳丽无比。今年仅仅大一的她很懂得打扮自己,衣着时尚,酥胸高耸,为人大胆,只穿着一条短短的热裤的她毫不在意自己的一双修长雪白的美腿袒露在外,娇艳如花的脸蛋上总是洋溢着迷人的风情,虽然在相貌上或许略逊于S大学的几朵校花,虽然刚入校不过半年多的时间,但追逐在其裙下的少年却犹有过之。

  「当然,我想问你点事。」

  王艳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美艳的脸上充斥着与其年龄不符的成熟的气息,额角挂着几点汗珠,就像一朵盛开的娇艳的玫瑰。

  「什么事?」

  赵雨霏有点好奇的问道,看着有些迟疑的王艳,笑道:「有什么事直说啦,干什么这么欲言又止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王艳脸上的迟疑之色一扫,笑道:「你认识白子飞学长吧。」

  「白子飞……」

  赵雨霏娇躯几不可见的微微一颤,脸色也稍稍一变,随即便恢复正常,脸上又挂上了一丝显得有些不自然的笑容:「当然,怎么了。」

  「很熟吗?」

  「还好吧,不过我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了。」

  「恩……这样啊,我想认识他一下,你可以帮我介绍一下么?」

  「啊?好,我试试吧。不过,为什么啊?」

  赵雨霏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

  「哎,你不知道么?白子飞最近的那些事?」

  「什么事?」

  「我的天哪,你不知道,白子飞最近可拉风了,不但在我们S省大学生英语辩论大赛中获得了最佳辩手,而且还是全省大学生篮球运动会的MVP,钢琴弹得又好,前一段法国的学生团过来时,那边的法国的带队老师说白子飞的法语比很多法国人说得都地道,现在白子飞可是校内最吸引女孩的男生了。」

  「这样啊……」

  赵雨霏听得目瞪口呆,轻声自语道。

  「还不止呢,你知道么,我还听说白子飞还有个特别厉害的,想知道么?」

  王艳娇艳的脸上透出一丝神秘,凑近赵雨霏那美丽的小脸,轻声说道。

  「什么。」

  赵雨霏暗自心惊,她完全没有想到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白子飞居然产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股票分析能力。」

  王艳脸上露出一丝憧憬道:「听说白子飞最近在股市上屡有斩获,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钱,但看他在竹林买了一套房子就知道他该多有钱了。」

  「竹林?不是吧,他买的那个?」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好像是凤山脚下的那个广陵居。」

  「天哪,不是吧。」

  赵雨霏这下才是真的被吓到了,竹林是S省内都数得上的极品住宅,虽然归属于同一个「竹林」,却不像一般的住宅小区那样集中在一起,分别以竹林七贤命名,一共七个别墅群式的住宅,分别坐落于S省的七个不同的地方,统称「竹林」,任何一个都不是一般的富翁可以承受的起的,赵雨霏原本听说白子飞在股市上挣了不少钱,原本以为他挣个几十上百万就顶天了,听到他买了一栋竹林才大吃一惊。

  而广陵居正是以广陵散寓意竹林七贤中的嵇康,坐落于凤山脚下,也是竹林中最为昂贵的一座。

  「你最近在做什么啊,这都不知道,很多人都知道的,听说他在国外开了账户,你也知道,国外没有涨停跌停,他也不跟别人说自己在股市上的操作,所以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钱,但总之很是可观就是了。」

  赵雨霏沉默不语,一种异样的感觉却从心中油然而生,原本还在为自己这一段时间的成绩自豪,却没有想到白子飞却取得了如此的成就。

  近一年来,在周川的帮助下,赵雨霏考到了律师证。这也是她为自己留下的一条后路。毕竟想靠着文学生存还是比较困难的,而手上有几个证,就算是周川日后甩了她,她也不至于一无所获。当然,她能够通过考试多半也是靠着周川在中间花了不少钱才得到的,否则她也不是什么天才,怎么可能仅用一年的业余时间就完成别人可能要三四年才能做到的事情。现在通过周川的介绍,正在一个律师事务所做兼职。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就是,我听说前一段白子飞去做体检,结果在检查那里的时候,据说没有勃起的情况下就有十三四公分,那要是兴奋起来了会是什么样子啊。」

  王艳眼中流出一丝兴奋的光芒,毫不顾忌的说道:「也就是这个,不知道怎么传出来了,让他的名气更大了。你别这个样子啊,我给你说,这可是很重要的诶,嘿嘿,我还听说他被甩过一次,也不知道他原来的那个女朋友是谁,真的是不知道珍惜。」

  这话也只有一向大胆的王艳才能说得出来,饶是赵雨霏早已不是处女,听到王艳大胆的话语也是一阵脸红,但同时,心中的失落却是更增。她和白子飞之间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都是因为当初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安安生生的和白子飞交往。

  在她的刻意引导下,两人交往的过程变得十分低调,很少有人知道两人已经交往了很久的事情。再加上他和周川交往的事情十分高调,所以王艳才会认为他早已有了男友,故而毫无顾忌的来找她打听和她十分熟悉的白子飞的消息。

  而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周川也算是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了,很小就破了身,再加上这么多年来的肆意妄为,早就把身子掏空了。虽然生的一副好躯壳,真的到了床上却全要靠药支持。每次和他在一起都被弄得不上不下的,那种烦闷只有他自己知道,听王艳说起自己和白子飞的往事,心中那种淡淡的失落却又浓了几分。

  「喂,你说啊,到底能不能啊,帮帮忙吧。」

  赵雨霏见王艳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又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拒绝,也便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铃……」

  「啊……主……主人……用力……恩……操我……操我……操我啊……啊啊啊……」

  「铃……」

  「喔喔喔……好……好棒……死了……要……啊……好……好……啊啊……要死了……欧欧……要死了……」

  广陵居的一个房间里,孙娴布满汗珠的性感肉体突然一阵颤抖,仰起雪白的长颈,发出一声好似哭泣一般的呻吟,接着便软软的倒在了红色的地毯上,被一翻肆意蹂躏之后的肉穴里还时不时流出点滴的白色液体。

  「铃……」

  「啧!真烦人!」

  白子飞一把抓过叫个不停的手机,顺手关上后丢到一边,又把一直趴在他背后,不断用一对娇挺的乳房摩挲着他背部的杨佟拉到胯下,挥舞着坚挺依旧的肉棒,对准那正汩汩的流着淫水的肉缝,磨了两下,便用力插了进去,带起胯下娇娃的一声淫妇般的娇吟。

  杨佟在那次被白子飞一翻肆意的奸淫蹂躏之后,本是受伤不轻,但等她稍稍清醒后,便看到白子飞那一双犹如黑色漩涡一般的眼睛,整颗心一下子似乎都变得空落落的,什么也没有,任由白子飞将她搂在怀里,轻声的在她耳边慢慢的设下了一条又一条的暗示,很快就成为白子飞的又一个胯下的泄欲工具。

  当白子飞的催眠术再次升级成为高级催眠术之后,最大的不同便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甚至控制还处于清醒状态下的人们。在此之前,如果白子飞想要对那几个女人做什么,就只有在她们陷入了自己的催眠控制之后,但一旦她们清醒过来就恢复原样。

  而她们被催眠的那个样子却不能出现在别人面前,否则且不说她们对白子飞那种任其淫玩的浪荡样子,她们自己也没有了那种与人相处的能力,就好像一个牵线木偶。所以他才借助着魅惑术成为孙雨馨的男友,之后又挖空心思成为杨佟的朋友,要的就是能够一个和他们经常呆在一起而不会引起一起知情者疑惑的理由罢了,但是由于他在学校近乎完美的表演,使得他和杨佟,孙雨馨等人之间的关系始终没有被别人知道。

  但当催眠术再次升级之后,白子飞已经足以影响到清醒状态下的个体,虽然还不至于百分之百的控制,但是也已经足以让清醒状态下的孙雨馨三女成为他的玩物,而对他来说这也已经足够了。

  当白子飞发现自己的催眠术再次晋级之后,他便不及思索的将孙娴和杨佟两人控制住,让「性奴」这一概念刻进她们的灵魂之中,使其即使是在清醒状态下也对自己言听计从,但是或许白子飞自己也不知道,他似乎完全没有过将孙雨馨彻底控制住的概念。

  随着催眠术的又一次升级,以及在孙娴母女和杨佟身上一次又一次的成功,白子飞渐渐感到仅仅使用催眠术来奸淫他心中所想的那些女子有些无趣,这才让孙雨馨和杨佟两人在S大学里散播种种谣言,在孙娴母女远超周川的力量的操作下,他还是在短短的半年多点的时间,白子飞豁然已经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天才人物。

  当然,白子飞是没有时间做那些事情的,即使是他的精神力远超常人,学起什么都不是一般的快,但他也不愿在那些事情上花时间,而广陵居也是用孙娴的钱买的,以她现在的身家,就算是十个广陵居也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在白子飞似乎无休止的猛烈冲击下,杨佟并没有支持多久,很快就被他操弄到浑身发软,坚硬如铁的肉棒狠命的抽插中,这健美的娇娃很快就一阵颤抖,充满弹性的肌肉一阵颤抖,便迎来了不知是第几个高潮。

  「啧,真不顶用。」

  白子飞看了一眼早已被自己操得昏过去的孙娴母女,暗骂了一句,又用力的抽插了几下,也不再约束自己,下体一阵酥麻,便将一股火热的精液射进杨佟那备受折磨而显得有些红肿的肉穴里。接着「波」的一声拔出已经有点半软下来的肉棒,看了一眼从杨佟肉穴里流出的白色液体,淫笑一声,松开杨佟那纤细而充满弹性的纤腰,任由被那股滚烫的热流刺激的娇喘不止的美人倒在地上,自顾自的走到一边,捡起被自己丢到一边的手机,一边欣赏着房里这淫乱的一幕,一边看了看窗口上的来电显示。

  「恩?是她?」

  看到赵雨霏的来电显示,白子飞有点意外的眨了眨眼:怎么会是这个女人?

  深吸了一口气,白子飞调整好自己的心情,按下了接听键。

  「喂?是阿飞么?」

  阿飞?

  白子飞冷笑一声,这婊子还真有脸叫得这么亲热。

  真他妈的恶心。

  「喂,阿飞?」

  那边见白子飞一直没回话,又有点迟疑的喊了一声。

  「……恩,是我。」

  白子飞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用一种有点意外,有点激动但又强行控制成平淡的声音说道。

  「啊,最近还好吗?」

  「恩,还好。」

  白子飞故意沉默了一会儿,才依旧用那种淡淡的声音说道。

  「其实,你最近有时间么?我有个同学想认识你一下。」

  「同学?认识我?」

  白子飞这下是真的有点皱眉头了,怎么回事?

  「恩,叫王艳,他可能,恩……怎么说呢,应该是对你挺有好感的,想认识你一下,明天出来一下吧。」

  「奥,抱歉,我明天还有事。」

  说罢,电话便被挂上了。

  「啊?」

  赵雨霏有点意外的轻呼一声,这还是白子飞第一次拒绝她,有点惊讶和意外的看着已经被挂机了的手机,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虽然自己已经抛弃了电话那边的男子,但当对方很是冷淡的挂掉自己的电话时,心中还是涌起了一阵说不出的感觉,特别是刚刚得到对方最近突然变得如此优秀的情况的时候,这种感觉变得愈发强烈起来。

  「怎么样?」

  见赵雨霏脸色有点不对的放下手机,王艳有点期待的说道。

  「不好意思啊,没约上,他明天好像有事。」

  赵雨霏心里不知怎的变得有些烦躁,有点不耐的说道:「我下次找个时间再帮你约他吧。」

  说罢也不等王艳再说些什么,便扭头离去。

  「啊……啊……主……主人……不行了……不行了……又……又要……要死了……」

  白子飞挂掉电话之后,随手拉起已经渐渐回过劲的杨佟,一手扶着怒火高涨的肉棒,狠狠地插了进去,不顾一切的抽插起来。

  杨佟由于长年坚持锻炼,身体与孙娴母女不同,曼妙的肉体充满了弹性,显得十分健美和充满活力,将其压在胯下的白子飞抓着与另两人不同的日渐成熟的健美胴体,感受着手心里比起孙娴两人更加富有弹性的美肉,看着双眼迷离,一脸晕红的在自己身下不断淫声浪叫的杨佟,心中涌起一股无法言喻的畅快。

  「以后要让那两个贱人也跟着这个骚货一起锻炼。」

  白子飞的双手将杨佟狠狠的按住,下体疯狂而猛烈的在杨佟粉红色的肉洞里猛烈的冲击着,心里又想起之前赵雨霏提到的王艳的事情,心里涌起一种莫名的莫名的感觉。

  真的是意外的猎物啊。

  白子飞也曾经见过王艳两次,虽然他现在有了孙娴,孙雨馨和杨佟三个顶级美女,但像王艳那么有火热的女孩还是很难忘掉了,想起王艳那充满着美艳的俏脸和性感的娇躯,一股欲火陡然从小腹升起,再想到赵雨霏之事,那股烦躁的感觉又一次袭来,肉棒亦变得愈发坚硬,好似打桩机一般的在杨佟滑湿的肉穴里抽插起来。

  「啊……好棒……好棒……好……好棒……用力……用力……啊……喔……啊……要……要去了……要去了……啊……啊……」

  白子飞看着身下的杨佟不断颤抖着的丰美娇躯,坚挺的乳房,平坦的小腹上都迷蒙着的一层薄薄的汗水,显出一丝淫靡的气息,又看了一眼自己依旧坚硬如铁的肉棒,冷笑一声,也不管不顾正娇喘个不停,浑身无力的倒在地毯上的杨佟再也承受不起宠爱,舞动着火热粗长的肉棒又一次插进杨佟那已经被操弄的有些红肿的肉穴里。

  高潮的快感还没有退去的杨佟又感到下体传来一阵异物的冲击,小嘴里又不自禁的发出一阵阵放浪的叫声,只是那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几分沙哑。

  「该死的,真他妈的废物。」

  白子飞一边扭动着强壮的腰部,拼命的冲击着杨佟肥美的肉穴,不再控制自己欲望的他感到一阵比一阵凶猛的快感从肉棒上传来,趴下身子,凑到杨佟那布满了细密汗珠的俏脸边上,一口含住那不断发出淫声的小嘴,又粗又厚的舌头尽情品尝了一番之后,带着一丝猥亵的笑意抬起头。

  这时,胯下的娇娃又是一阵颤抖,在已经经历了数次高潮之后的杨佟完全不堪久战,又一次被带上了一个新的高潮,白子飞皱着眉头冷哼一声,腰部继续不停的耸动,脑袋趴到杨佟耳边,在杨佟如泣如诉的呻吟声中轻声说道:「骚货,你还真是没用啊。」

  「啊……恩恩……啊……喔……」

  「不过,现在就凭你们三个真的不行啊。」

  「喔……啊……欧……欧……啊……」

  「不过,很快,就有新的……嘶……」

  刚说到这里,又是一股滚烫的液体浇在他的龟头上,没有刻意控制自己欲望的白子飞终于承受不住,一股浓浊的精液狠狠地射进了杨佟的子宫里面。

  「喔……啊……」

  杨佟脑子里面早已变得一片空白,又被白子飞一激,小嘴发出一声欲乱欲狂的尖叫,双眼翻白,健美的娇躯一阵颤抖,美丽的身体掀起一阵艳丽的肉浪,随即便昏了过去。

  「霏儿……」

  白子飞闭着眼睛,静静的享受完射精带来的快感之后,才睁开眼睛,心中莫名的升起一种空虚的感觉,目光无神的看向窗户外面,但很快就又恢复过来,落在床上那犹如一滩烂泥一般的美丽肉体上,冷哼一声,一把抓过一边正昏昏沉沉的睡着的孙娴母女,将两女叠在一起,放在上面的孙雨馨的一条大腿抗在肩上,又一次狠狠的插了进去……

  「阿姨,你好。」

  「恩?是佟佟啊,来找莺莺玩的么?他在房间里呢。」

  「恩,好,谢谢阿姨。」

  杨佟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站在她面前的女人是白子飞等人现在的邻居张菲琳,同时却也是周川的姐夫李宇的初恋情人,两人交往的时间距现在已有十七八年,而张琳菲也为李宇生了一个女儿,现在李宇每个月还定期给张菲琳寄钱,所以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依旧是一副风韵犹存的样子。

  从半年前起,白子飞就想要想办法接触周川一家人了,但是孙娴一向和周跃川没有什么交情。周跃川一向对于自己身边的陌生的面孔更是格外的注意。林秀娜和周媚娜整天呆在家里不出门,李宇也是那种小心翼翼的人。

  白子飞曾让孙娴试着接触了他一下,而李宇即使面对一个女人,身边也一直带着两个保镖,白子飞又不想直接对周跃川下手,毕竟对方是一个副市长,他手上的那些资料未必能够奈何的了他,直到后来,孙雨馨偶尔之下发现了张菲琳母女,顿时让白子飞大喜过望,立刻出钱买下了张菲琳等人家楼上的房子,慢慢地进入了张菲琳母女的生活。

  很快,杨佟和孙雨馨就和张菲琳的女儿成了好友,而孙娴因此和李宇见了几次。

  白子飞并不是没有想过直接用催眠术控制几人,但是一来他觉得这么玩比较没意思,二来他也担心这样做带来的后果。

  毕竟两家本来没关没系的,突然变得十分亲密,对于官场上那些嗅觉比狗还灵敏的政客来说,是很容易被人发现破绽的。万一有人对此产生怀疑并对他们几人进行调查,那么本来除了几所房子就什么都没有,如今却成为了孙氏母女坐上常客的白子飞无疑会成为最令人怀疑的对象,他可不想把自己置于险地,哪怕多想一点,总比不想强。

  「杨姐姐?你可是好久不来了。」

  杨佟刚推门进去,便看到一个相貌甜美的女孩迎面走来,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虽然杨佟知道这少女年纪还不过十六岁,但每每看到对方胸前的那一对巨大的肉团就一股按捺不住的羡慕,而随着被白子飞控制之后,这种羡慕更是转变成了嫉妒之情。

  而来人却正是李宇和张琳菲的女儿李莺莺,如玉般白皙的脸蛋上虽然还没有褪去青涩的气息,但没走一步,胸前那颤悠悠不住晃动的巨乳却足以让许多成熟的妇人都压抑不住羡慕之情,更不要说像杨佟这样被开发不过半年左右的年轻女孩了。

  「我这不是来了嘛。」

  杨佟巧笑如花,和平常一摸一样,李莺莺哪里知道眼前这美丽的少女正是一肚子恶毒的坏水,正盘算着怎么算计自己。

  「可是我生气了。」

  李莺莺故意嘟起了小嘴,似乎很不满意的说道。

  「这样啊。」

  杨佟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我最近发现一个很好玩的地方,姐姐这就带你过去,算是赔罪好吗?」

  「好玩的地方?什么地方啊?」

  李莺莺原本不过是想撒撒娇罢了,却没想到杨佟真的说出个所以然来,下意识的瞪大了亮闪闪的大眼睛,好奇的说道。

  「你到了就知道了嘛。」

  杨佟心中暗喜,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把话题引到了这上面来,拉起李莺莺白嫩的小手笑道:「怎么样,走吧,我以姐姐的名义保证你绝对不会失望的。」

  「好哇好哇,要是你骗我,我以后可就不叫你姐姐了欧。」

  李莺莺瞪大了亮闪闪的眼睛,一边拍手雀跃着一边答应道,而随着李莺莺蹦跳的动作,胸前的那一对硕大的乳房也随着划出一道道眩人的波浪。

  「我保证你以后都会叫我姐姐的。」

  杨佟微微有点羡慕的看了一眼李莺莺胸前不断蹦跳着的乳兔,一语双关的说道。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82ee.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暴露的故事] [下一篇:做爱啊]